快捷搜索:

前纽约联储经济学家:美联储和欧央行应向外界强调其局限性

这只是向公众解释美联储的行动只是整个政策组合的一部分,其中包括财政和结构性政策。

在货币政策被往往被误以为过于谨慎地执行其政策授权时,欧洲央行很容易就能解释,要抵消欧元区的紧缩,就必须采取极其宽松的信贷政策,因为顺周期的财政政策抑制了需求、产出和就业。

向外界作出解释

从那以后,特朗普多次公开要求本应保持政治独立的美联储进一步放宽信贷政策,让我更加同情我的前美联储同事的困境。

但我一直想知道,美联储为什么很少利用这个机会,用有充分文件证明的论据进行反击,为自己的政策立场辩护。

欧洲央行是欧洲货币联盟19个成员国与公众沟通不畅的一个更为明显的例子,他本应是欧洲经济唯一的救星。

如果不能清楚地解释这一简单的事实,就会导致扭曲的资产价格预期,而这种预期是基于对央行作为最后解决方案(又称央行看跌期权)的行为的猜测。

美联储并不必要的简短且理解门槛较高的政策声明,一定程度上阻隔了一般媒体向公众的传播通道,一般媒体本应让更多公众了解其货币政策制定当局的所作所为——这包括影响住房抵押贷款利率、购车、购买家具以及创业的信贷成本。

欧洲央行未能解释,欧元区目前的周期性衰退,以及通过量化宽松进行的新一轮危机管理,是由货币联盟内部的政策分歧造成的。这导致人们普遍将欧洲的增长衰退归咎于全球范围内的贸易危机和中东日益激化的地缘政治前景,却忘了内因才是关键。

告诉德国目前的状况

它还将提醒人们,可持续的充分就业和价格稳定不可能仅靠货币政策来实现,因为这需要平衡的公共部门账户、大量可用和熟练的劳动力,以及竞争性的商品和服务市场。

也许有些天真,这对我来说仍然是个永恒的谜。

对于一个超越国家层面的货币政策指定机构来说,这一切都是非常奇怪的,因为它唯一的使命就是实现价格稳定,而这种稳定被非正式地定义为保持CPI处于0%-2%的区间。

那么,当特朗普和交易员们开始公开要求更加便宜甚至免费的资金时,美联储为什么没有提醒公众呢?

但美联储的公开声明必须从经济活动、就业和关键通胀指标等方面解释其政策。从逻辑上讲,这将导致对预算赤字、公共债务和影响劳动力和产品市场通胀压力的结构性供求失衡所带来的信贷政策效力的讨论。

本文作者迈克尔-伊万诺维奇(Michael Ivanovitch)是一位关注世界经济、地缘政治和投资战略的独立分析师。他曾在巴黎的经合组织(OECD)担任高级经济学家,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担任国际经济学家,并在哥伦比亚商学院教授经济学。(崔斯特)

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应该向公众明确传达这样的信息:货币政策只是经济管理工具之一。这意味着,协调货币、财政和结构性政策对于在价格稳定的环境中创造稳定和可持续的需求、产出和就业增长是必要的。

再一次强调,美联储如此简单的经济教学方法并不是在呼吁跟市场和政府的对抗,只是告诉他们,货币政策并不是万能的。

换句话说,这应该是美联储传达给白宫、国会、金融市场、最重要的是美国选民和纳税人的重要信息。

与此同时,德国和荷兰的财政盈余经继续对欧洲央行(ECB)的负利率和德国不断上涨的房地产价格表示不屑,但这些似乎是由多年的供应短缺而非强劲的需求上升造成的。

更重要的是,一种似乎根深蒂固的观点认为,只有低利率才能解决所有经济问题,这给货币政策指定机构带来了巨大而持久的政治和社会压力。这通常会导致政策失误,加剧商业周期波动,给央行的信誉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欧洲央行一位退休的前副行长告诉德国人,正是因为他们拒绝使用财政政策刺激欧元区经济,迫使货币当局不得不维持异常宽松的信贷环境。

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央行不需要与行政和立法当局对抗。他们只需明确表示,货币政策是与经济的财政和结构状况协调推进的。

“我知道他们会屈服的。”这是一位华尔街老牌投资人对我的一个初步预测做出的尖刻评论,我曾经预测没有一个经济指标证明美联储即将降息是合理的。

国会听证会的作用也有限,因为它们的主要焦点是美联储下一步的行动。美联储不会谈论它,因为那是它的政策论坛来决定的。

腾讯证券10月2日讯,纽约联储前国际经济学家迈克尔-伊万诺维奇认为,在美联储和欧央行纷纷面临货币政策操作空间不断缩小,且特朗普频频炮轰美联储、包括德国在内的欧洲多个经济体不愿推出财政刺激计划的现状下,向外界坦然承认货币政策的局限性,并强调协调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及结构化政策的重要性是必要的。以下是他在CNBC专栏的文章全文:

协调货币和财政政策是必要的

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货币政策只是经济管理的三个主要杠杆之一,其他两个包括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政策。后者可以被广泛定义为消除劳动力和产品市场中供需自由运作的技术和体制化措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