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社論:印尼房地产行业增速放缓

在雅茂德当勿(Jabodetabek)的所有工业区中,与雅加达、当格朗(Tangerang)、勿加西(Bekasi)、普哇加达(Purwakarta)、加拉璜(Karawang)和茂物(Bogor)相比,瑟朗(Serang)的工业区需求最高。

因此,我们需要警惕外债增加的任何迹象,因为国内使用外债的生产率仍然很低。房地产业的生产率主要依靠政府设计的基础设施发展项目支持,而商业项目由于消费者购买力没有增加等各种因素而显得不太活跃。

房地产业的快速增长也将对国家的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机会等产生影响。这个乘数效应大于1。也就是说,如果这个行业增长,其影响力是巨大的。如果房地产增长到1兆盾,对建筑、地产业等领域的影响将会很大。

问题是,国内房地产业的表现在过去5年里仅增长3.5%。与增长5%左右的国民经济成反比。过去5年里,该行业的表现一直低于全国经济增长率。

Cushman&Wakefield最近的研究说明,在2019年第二季度对工业区的需求下降,2019年第二季度被吸收的仅11.8公顷土地,因此需求比前一个季度下降了88.21%。

Bisnis.com 9月29日引述Arief的书面报告表示:“确有许多投资者仍在等待,要等总统走马上任之后。因此预计在2019年第三季度末,年度需求才会再次增长。”

我们在应对外债增长方面似乎需要更加谨慎,因为一些数据表明,国内一些经济部门的增长放缓,房地产行业就是一例。

一方面,一些经济部门的增长放缓,显示出需求的疲软。另一方面,外国金融债务义务(KFLN)水平继续上升,表明债务负担继续增加。

如果贷款的使用重点放在生产部门,那么外国债务增加实际上不是问题。然而,上述债务是必须偿还的,因此必须认真加以管理。我国私营部门的外债有所增加,尽管最近的增长速度低于政府和国有企业。

在价格方面,工业区在2019年第二季度的价格较第一季度小幅下降0.27%。与去年同期每平方米价格在256万盾左右相比,则下降3.71%。

印尼Cushman&Wakefield战略咨询总监Arief Rahardjo在其研究报告中表示,物流公司仍在工业用地占有率中占主导地位。

基于央行(BI)记录,第二季度末的净负债为3303亿美元,而第一季度为3291亿美元。我国第二季度净债务的增加与外国金融债务义务水平的上升一致,后者略大于外国金融资产(AFLN)的增加。央行认为上述发展还是安全的,但仍须警惕第二季度我国净债务对我国经济造成的风险。

在瑟朗,Cushman & Wakefield指出,有3095公顷的供应,累计需求达1452公顷。虽然每季度的需求量约为3公顷,但年初至今需求量记录为79.8公顷。

Arief续称:“估计直到2019年底,价格还是稳定的,与目前相比变化不大,虽然电子商务行业已有很多发展。”

我们知道,我国房地产业的发展对国民经济增长也有重大影响。建筑业和房地产行业都有很好的特点,因为两者都能鼓励其他行业更加发达(后向和前向联系)。这个部门能够通过房贷(KPR)以及其他商业参与者来推动别的行业,如建筑材料业、物流业、服务业、甚至金融和银行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